腾讯视频上视节尖峰论坛 问了你最想知道的两个产业问题 年轻人如何看剧?“卖肾买剧”何时休?

  2016-06-07

    6月7日,腾讯视频、腾讯娱乐在上海电视节举行了电视剧尖峰论坛,在论坛上,提出了两个当下电视产业最受关注也是最尖锐的问题。年轻人的看剧选择是什么?从什么时候开始年轻人的观剧习惯变成了手机+床?而下半场论坛的主题则是“卖肾买剧”何时休?买剧越来越贵,但在这个产业链里,又有多少泡沫呢?

    针对这些行业里的现象与变化,腾讯视频影视部总经理、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,与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,特别邀请慈文传媒董事长、总裁马中骏,《如懿传》、《虎妈猫爸》等超级大剧的金牌制片人黄澜,新派系文化传媒创始人、《花千骨》、《重生之名流巨星》等爆款剧的金牌制片人唐丽君,大神级作家、《九州缥缈录》的作者江南,毒药APP、火星小说、中汇影业创始人侯小强,华策集团北京事业群电视剧事业部执行总经理,《我的奇妙男友》总制片人张娜,哔哩哔哩首席运营官 COO Carly,超人气IP作家书海沧生,一起来探讨。

Part1 你真的懂年轻人的习惯以及消

    在上半场论坛上,腾讯视频影视部总经理王娟邀请到了手握无数年轻人最爱大IP的中汇影视创始人侯小强、《花千骨》《重生之名流巨星》的金牌制片人唐丽君、《我的奇妙男友》的总制片人张娜、二次元青年聚集地哔哩哔哩的COO Carly、《昭溪旧草》等超级文学IP作者书海沧生做客她的“青春早茶”,这些都是行业里最懂年轻人最有发言权的人士。

    如今的90后生人,最大的26岁,而00年出生的人,今年是16岁,16岁到26岁是年轻人的范围,这群年轻人的收看习惯、消费喜好,正以疯狂变化的速度,让娱乐产业不断迭代,随心所欲、脑洞大、花样多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特色。数据告诉我们,这一代年轻人越来越喜欢“手机+床”的观看方式,他们越来越依赖于不用起床,不用出家门的消费习惯,所以,“小屏时代”的到来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。

    “小屏时代”之下的电视剧应该有什么特点呢?对此,曾制作《花千骨》、《重生之名流巨星》等精品剧目的制片人唐丽君分享了几个数据:“现在年轻人都愿意在新媒体上观剧,2014年的时候,观众在手机端和PC端看剧的比例达到5:5,到了2015年则是7:3,到了年末,《芈月传》播出时这个比例更是达到了9:1。”基于这个基础,唐丽君分享了制作《重生》的经验,“为了方便观众的移动收看习惯,我们在这部戏里运用了大量的特写和慢镜头,就连演员的毛孔都能在手机上看得清清楚楚。”

    年轻人之所以更依赖“小屏”,除了小之外,还有年轻人的观剧追求是“一切都能玩”,他们追求便捷、不复杂、好玩的方式,弹幕、表情包、鬼畜视频、gif动图、饭制宣传片、同人小说,都是年轻人玩的范畴,像《花千骨》就是被年轻人“玩红”的。谈到如何抓住年轻观众的心,唐丽君说:“年轻是一种状态,跟年龄无关,因此我们要多跟年轻人交往。”而华策集团北京事业群电视剧事业部执行总经理,《我的奇妙男友》总制片人张娜则表示,“跟年轻人打交道,真诚最重要!”

    年轻人最喜欢看什么呢?是韩剧、美剧还是国产剧?而这个问题延伸出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年轻人的消费力,他们会为什么样的电视剧买单?当他们的消费力早已变成“不喜欢就随时删,喜欢就买买买”,传统电视剧要如何应变,视频网站自制剧又该如何做到付费挣钱,这些都是目前电视行业最需要思考的一件事。如何打造一部有“网感”的剧集呢?唐丽君分享了自己的经验,“最重要的就是抓住三点:槽点、爆点、痛点。”侯小强则继续补充,“除了刚刚提到的三点,还有雷点、泪点和笑点等等。”

Part2  “卖肾买剧”何产业泡沫会破灭吗

    在下半场论坛,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邀请到了慈文影视董事长、总裁马中骏,《虎妈猫爸》、《如懿传》等超级大剧的金牌制片人黄澜,以及《九州缥缈录》、《龙族》的大神级作家江南一起做客这场“天价饭局”。

    “天价饭局”上提出的主题是“卖肾买剧”何时休。韩志杰首先提到了在未来一年里最重磅的电视剧如《如懿传》、《择天记》、《欢乐颂2》、《海上牧云记》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IP,腾讯都花了高价购买版权。但在三四年前,当时最大的剧《甄嬛传》也就卖了30万一集,同级别的剧在去年价格涨了10倍,在今年涨了30倍。

    “卖肾买剧”是一个现象,而IP被过度放大也成了一个既定现实,这两者有着必然的关联,IP涨价、制作费涨价、演员涨价、编剧涨价,整个行业看上去都在涨,是否只要有买方愿意买单,这个天价的现象就会持续呢?

    对此,曾打造过《虎妈猫爸》、《如懿传》等精品大剧的金牌制片人黄澜表示,“所谓的天价背后,其实是观众的强烈需求,有了需求才有市场供给,之所以版权价格会上涨,是因为创作的核心资源也在涨价。而且,只有好的剧才会卖得贵,但是可以给平台带来价值。”

    天价购剧一直都存在,但是行业的另一个层面的思考则是“贵的剧就一定是好剧吗?”以及“这里面有没有泡沫?这些泡沫会破灭吗?”马中骏坦承,现在的市场确实存在泡沫,“现在演员价格飞涨,很多过亿都不算贵,顶级大神的作品一下就报了三千万、五千万。在良莠不齐的市场下,需要我们理性判断。”马中骏坦言,要想让“天价饭局”成为“平民盛宴”,就要给年轻人更多机会。

    视频网站自制剧的崛起,一度让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关系处于“敌对”状态,但如果让“卖肾买剧”的势头冷却下来,这个产业出现非正循环,这个产业链会断掉吗?市场会有哪些变化呢?

    “我觉得任何事情都有可能,市场会有弹性,影视公司可能就会发生变化,最初的时候,可能会有痛苦的代价,但是很快又会变,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。”马中骏说。

    而黄澜表示,如果视频网站收费模式在短时间内能够崛起,对于制片方也是好的消息,“内容制作方和播出平台能共同发力,联手面对观众,对谁都是一种解脱,我们很乐意看到大家愿意为喜欢的东西买单,把这种健康的模式应用进来。我建议,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不应该仅仅体现在竞价上,而要注重差异化的定位,打开局面,才会增加定价权。”

    作家江南则认为,“当视频网站还在打价格战的时候,可能需要继续在红海中游泳,但开始对内容进行定位的时候,就可以进入新的阶段了。”

    论坛的最后,每位嘉宾都用一句话来表达了自己对于未来中国电视剧市场的期许——马中骏表示:“互联网视频是年轻的产业,要多给年轻人机会。”黄澜则希望,“大家要因为热爱来工作。”江南说:“现在是起点并非终点,精品一定会更快地出现,而创作者需要做的是提高效率和优化结构。”